又错过宋凌大大本子的我啊。
坑高考完再回来填,不定期上线
歌剧魅影脑残粉。
目前掉了三个大坑:时之歌/魔道/噩梦
现在我感觉自己就想戏台上的老将军,又像是次氯酸。
一个背上插满了flag,一个见光死。


  今天的摸鱼

  之前发的那篇文里的一个脑内场景

  (下面的是那段)

  (๑>؂<๑)

  最近还在慢慢写一篇

  卡在了一个休闲衣带兜帽的远哥那里

  有太太要画咩

  (❁´◡`❁)*✲゚*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舜同尽远并躺着,以星光为披。

  天却还是亮的。

  靛青色的幕布朦朦胧胧的被星光撑开,亿万光年外的来访者安静滞留空中,耳畔只有风声在响。

  好生无趣

  这星空再美,也永远比不得身旁的这个人

  深陷林中的夜风不死心的在林间集结,再一次对森林发起冲锋,他们尖叫着,狂吼着,终于有部分冲上了林梢。

  尽远的白袍被他们当做了战利品,

  拉扯着,不舍得放开。

  舜拢了拢他的衣袍,侧过身看他,看着眼睫毛随风颤着,挠得人心痒痒。

  真是怎么看也看不够。

  “别总是盯着我。”

  “你闭着眼,又怎么知道我在看你?”

  尽远没回他话,只是睁开了眼,无声地抗议。

  林叶般的瞳色中融入了千万说不清道不明的星光,就像是沁了月色的屠苏酒。

  一不小心就沉醉其中了。

评论(3)
热度(14)
 

© 柒粼妄忻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