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错过宋凌大大本子的我啊。
坑高考完再回来填,不定期上线
歌剧魅影脑残粉。
目前掉了三个大坑:时之歌/魔道/噩梦
现在我感觉自己就想戏台上的老将军,又像是次氯酸。
一个背上插满了flag,一个见光死。

噩梦

梧桐乡的小白桦:

从前发过,不知怎么的就删掉了。


有引用原文,剧透慎看



宁舟轻轻叩着结界,温柔地说了三次:“我爱你。”


“我爱你。”


“我爱你。”


他一共说了三次,就像齐乐人做过的那样。


这是第二部最最戳我的一个瞬间。这篇文章有很多个让我突然暴起被温柔到颤栗的片段,也有许许多多令人唏嘘不已的死亡。可只有这一个,不论我读了第一遍、第二遍、第三遍还是第四遍,永远都是那个说老套也老套的反应: 我凝视着这几个白底上的黑字,然后连自己都毫无察觉地泪如雨下。


我记得有个亲友在一次视频里疑惑地问过我,说哎你怎么这么喜欢这篇小说啊,一点也不火,没粮吃,还动不动把自己虐哭。


太矫情。


我说并不是。我想那是因为我太软弱,承受不住抵抗世俗与死亡的顽强。其实宁舟和乐人甜不甜,甜,甜死了,这两个二十来岁的大男人清纯得我心里像是猫爪子在骚挠。可为什么我能为他们流泪?


因为我见识了两个直男相爱的过程。


真的,都别笑,一点都不好笑。想笑的人不知道,什么叫天地无限大,天堂无限远。在这个陌生而恐怖的世界里,乐人何其有幸地遇上了宁舟,可宁舟又是何其不幸地遇上了他。


作者这样说的:“那个活在信仰之中的信徒,他本可以拥有一颗永不彷徨的心灵。可那短暂却热烈的爱情让他迷惑了,当他爱着身为女性的灵魂伴侣时,神祝福他;可当他爱着身为男性的灵魂伴侣的时候,神却诅咒他。”


“他的灵魂伴侣曾经辗转在不同性别的躯壳中,可他们仍然有着同样的品格,同样的品质,同样的美德——那是同一个灵魂,他会爱上她,也就注定会爱上他。”


我永远都记得宁舟去找陈百七说,他走下了神坛的那个画面:他来的时候,大雨倾盆,他走的时候,风雨未歇。


不说宁舟和乐人命运多舛,他们本可以避免相爱,他们的爱情本没有那么多曲折狗血的剧情。那只是两个最最普通的灵魂,在一个特别的世界,一个特别的时代,两个特别的身份下相爱的,两个普通的,纯白的灵魂。


他们太坚强,也太渺小,所以这两个直男的相爱令人动容。


“乐人,再见了。”宁舟最后低声说道。


我不希望这就是结局。他们的每一次接吻都像是最后一次,没有嘴唇的柔软与温度,只有一层冰冷的结界。


可那也许是最最温柔的吻,满载一对爱人的不舍与思念,在无数血与火的考验中逐渐剥离了世俗的成见。它坚韧得无法割裂,却柔软地让人想要流泪。


至少只有他们,至少只有宁舟和齐乐人——


让他们能在未来的某一天里重新拾起静静尘封在中转站的戒指,读一读那一封久远的来信,随着越走越远的风,走入彼此的领域。


不论噩梦,纯白依旧。

评论
热度(19)
  1. 柒粼妄忻梧桐乡的小白桦 转载了此文字
 

© 柒粼妄忻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