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错过宋凌大大本子的我啊。
坑高考完再回来填,不定期上线
歌剧魅影脑残粉。
目前掉了三个大坑:时之歌/魔道/噩梦
现在我感觉自己就想戏台上的老将军,又像是次氯酸。
一个背上插满了flag,一个见光死。

【舜远24h/7:00~8.00】

*太久没有复健,极度ooc预警。

*砖块文,那种丢到海里只能起点很难看的水花的那种文,建议直接跳过。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01

 

那是一片我向往的森林,我时常流连其中的,

我的森林。这片森林并不属于我,只是我将它叫做“我的森林”。

 

我曾在大灾难爆发后,幸存下来的古老文献中有幸窥得森林的一角。那简直就是个天堂,一个没有神灵,却有着无数神奇的不知名的生物的天堂。

 

我远远的看着我的森林一点一点“生长”,可它离天堂还差的远呢。

 

它只有绿色,无边无际、深深浅浅的绿色。

 

声音也是没有的,在这片森林里唯一能听到的,是我的呼吸。

 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开始越来越向往那个天堂。我日思夜想,我辗转难寐。我察觉到自己似乎有些疯魔,陷入泥潭无法自拔,可我甘愿,甘愿在那个天堂,在我的幻想中沉沦下去。

 

我从未信仰神明,可是现在,我却真实的希望这个世界拥有着神明。他将为我带来风,带来声音与生机。

 

那作为回报,我也将是他,最虔诚的信徒。

 

 

02

 

大概是惊蛰之时,我再一次登上我阔别已久的森林。

 

大地早已被温柔的新绿尽数覆盖 ,苍茫茫一片雨落下,将天地连接在一起,似乎要把天也给染成绿色。

 

我的森林还是那么美丽。

 

可是,我不在的时间里这里发生了什么?为何我在这本来死寂的森林中,听到了风声雨声,听到了鸟啼蝉鸣。

 

我在此间寻找,却一无所获。

 

直到一天,当我于森林中小憩,正是睡意朦胧之时,天边划过一道光。

 

像是神明一样。

 

那是一个绿发白袍的青年,袍上暗纹似是游动一般,行云流水的,挟着山风与夜幕星子,自天穹而来。

 

我惊呆了,从未想过这里还有同我一般的生灵,更没想过,会是这样一个神仙般的人物。我想要靠近他,想要确认在这片人迹罕至的森林中,他不是我日思夜想乃至疯魔的成果。我就在他旁边看着他离去,连呼吸都放轻。

 

直到我在长久以来只有我的森林中,找到了一排排木屋,我才发现他不是我的幻想,甚至这里可能会有更多的人。但当我想要靠近时,红色的屏障挡住了我。

 

“对不起,此区域暂未开放。”

 

滴————

 

 

03

 

舜摘下终端,躺倒在床上。

 

白色的天花板总为人无数的幻想提供幕布,现在那块幕布上依旧循环播放着刚才森林中的那一幕。

 

那个人是谁,那排木屋是什么,没有权限又是什么意思?

 

舜开始后悔自己没有仔细听这个全息企划的介绍了,而这个终端,也是当初被友人知晓自己沉迷于“森林”时,送他的神秘大礼。

 

他第一次登录终端,刚刚睁开眼,便见着了一眼望不到头的绿。

 

“这……这是森林吗?”

 

只在典籍上“见”过森林的舜在心里感叹到,虽然眼前这片“森林”十分简单甚至无比虚幻,但他还是被惊艳到了。在此之前,他曾在“圣塔”研究中心,瞥见过那些经历了大灾难后依旧存在,如今被悉心保护的植物。就算那些植物被悉心保护,却依旧透着一股坚韧的生机。

 

起初的“森林”似乎只是设定好了大概雏形,草坪,灌木,树,仅这三样便做成最初的“森林”。

 

可是森林不该是这样的,舜的心里有个声音叫着,喊着。但森林是什么样的?舜自己也不知道,因为他无法依靠典籍上的描述边想象出森林,说出来他自己都不相信,他在梦里见过森林。不,不仅是森林,还有什么别的东西,又模模糊糊地想不起来,只记得那蔓延的绿。

 

偶尔舜还会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绿色的森林如此执着,这也得不到答案,仿佛这是他与生而来的信念。

 

在许久之后,对这个神秘大礼逐渐失望的舜才再次返回这片土地,迈出的第一步,便感觉这里已经与以前大不相同。他刚来时布景板一般的草地,灌木,树林,甚至是土地,都真真正正的活了过来。要是说从前的森林,是涂满绿色的布景板,是无法接触的幻影。而现在的,才是真正的森林,舜摸了摸粗糙的树皮,踩着脚下松软的土地,笑了起来。

 

 

04

 

舜日常“巡山”途中

突然发现了一条路,隐藏在幻光花丛中的,一条青石板铺成的小路,从山下的幻光花中穿过,绵延向上。

 

拾级而上,山顶是一间小院子,微敞的窗户里露出些许灯光。

 

舜轻轻扣了扣院门,

 

“请问有人在吗?”

 

没有人回答他

 

“请问有人在吗?”

 

依旧没有人回应他

 

就在这时他身后响起了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

 

“何事?”

 

这声音好像一下子击中了舜,他甚至有些慌乱的转过身,眼前是一个提灯的青年。是上次那个人,舜蓦地想起来。

 

青年似乎也被吓到了,手中的灯掉落在地。

 

两人陷入黑暗之中,舜借着屋内透出的灯光想仔细看看他,可是那光芒太微弱了,舜只能看到他眼底一点琥珀色的反光。

 

“在下尽远,请问阁下如何称呼?”

 

尽远垂下眼,捡起已经熄灭的灯。

 

“舜。”

 

“是吗……”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停了许久才继续说到,“阁下要进来坐坐吗?”

 

“好啊。”

 

两人在屋内坐下,尽远在茶几旁坐下,拨了拨油灯,开始沏茶。

 

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进来,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,只能用手支着自己,打量起尽远来。

 

确实是之前的青年,虽然当时没有看清长相,但这绿发着实叫人印象深刻。

 

滚烫的水冲开了茶饼,茶香随着蒸汽弥漫到四周。尽远抬起头来,把一杯茶推到舜面前。

 

“小心烫。”

 

于是两个人相对无言,举杯喝……茶。

 

 

05

 

舜在一片混沌中醒来,身旁墨绿色的什么东西在疯狂生长,向四面八方的黑暗伸展着。梦境中有人抓住了他的手,温柔的,什么?

 

舜睁开眼,昨天晚上连终端也没取下来,自己就睡着了。他从没说过,虽然记不清梦境的内容,但是自己一直做着同一个梦。昨天的梦境似乎有些不一样,似乎除了墨绿色,又多了与其抗争的琥珀色。这预示着什么吗?

 

舜怎么也想不透,于是他放弃过多无用的思考。每天一有时间,就在森林中跟着尽远跑。

 

至于尽远,他说不出拒绝的话,只能忍耐这个人天天在他身边蹦来跳去(当然对于此,舜是不会承认的,用他的话来说就是,自己一个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能用这个词呢。)虽然什么也不做,但是总在自己视线范围内出现也是很打扰他工作的。

 

……

 

舜只是觉得和尽远十分相处的来,就算他很少说话,和他呆着一起,也总有一种安心的感觉。虽然尽远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建设“森林”,但是也总会留出时间泡茶,泡茶和泡茶。舜总是坐在他对面,看着他泡茶的样子。

 

“森林”工程很快就建设完成并准备向新世纪的人们开放,上线第一天,许多人涌入了森林。

 

舜和尽远并肩站着,舜虽然看见了这森林拔地而起的模样,可也同他们一样,对这现世少见的生机,倾心。

 

尽远似乎有心事,从外面回到他的院子里,一路沉默。每日专心观察他的舜当然不会没有发现,

 

“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开心?”尽远突然停下了泡茶的动作。

 

舜抬起头来,尽远琥珀色的眸子里,盛满的像是困惑。

 

“难道不应该开心吗,毕竟森林这种东西,在大灾难爆发之后就完全消失了啊。我当初还在惊讶你是怎么完成的,更没想到你能做到这样好。”

 

“消失?”尽远有些恍惚,站起身来,还被小茶几绊了一下,然后突然就不见了。

 

 

06

 

“我找遍了整个森林,怎么也找不到他。”舜坐在吧台前,友人正摇晃着调酒瓶。

 

“所以说,你和他交往了那么久,连他现实身份地址都不知道?”

 

“呃……是的。毕竟那个工程里面只有他一个人,应该怎么跑也跑不掉的吧。”

 

“等等,是我给你的那个吗?”

 

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 

舜回了家,友人的话,他真的无法相信。什么叫做“那个工程中只有你一个人”“你没有见到工作人员的权限”?那尽远是什么?他这么久以来与尽远的朝夕相处又是什么?太多疑问缠得他喘不过气,只能登上终端,看看尽远是否回来了。

 

终端里已经是夜晚,舜再次顺着那条小路上山。山顶院子的长椅上,躺着一个人,像个死人一样。舜把他抱回屋里,心里有什么不知道的情绪,在不停翻滚。耳边又突然想起友人的话,尽远他……真的不像是现世的人啊。

 

“你想知道吗?”尽远突然睁开眼睛。

 

舜不知道该回答什么,尽远突然锐利的眼神让他非常不适应,他甚至说不出话来,然后,他就听到了一个故事,或者说是历史。

 

大灾难的历史。

 

摘下终端的时,他在流泪,历史永远是那么沉重,尤其是在那些无数人生命填补,才能求得一线生机的历史中。

 

舜终于从许久之前的记录残卷中找到了关于他的,关于他和那个和自己一样的“殿下”。

而他长久以来做的那个梦,原来是真实发生过的。他渴望的不仅仅是大灾难前的世界,还有在无数黑暗中予以他动力的尽远。

 

东楻皇家侍卫长没能走到结局,但是他依旧知晓了结局。因为他不管以何种方式,都一直留在了他的殿下的身边,就算放弃轮回也甘愿。

“而知道了一切的我,也该回到那个虚拟世界中,和我的侍卫长,相见了。”

 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 

对不起给各位各位老师拖后腿了!负分阅读理解,加上多次修改无果,有好多本来在大纲里想要表现的东西都没有表现出来。还有那个历史那个地方,本来应该是感情方面的重头戏,但是改了好多遍,都不知道该怎样融合到剧情中去,最后只能无奈删掉。

真的很对不起出题的老师和看文章的小伙伴们,让你们失望了。

我拿到的的关键词,写到最后我自己都认不出来了。Σ(っ °Д °;)っ

 

关键词是这个:形影不离,终身相依,永远分离。

评论(4)
热度(42)
 

© 柒粼妄忻 | Powered by LOFTER